你猜我是谁吖

星期一打折送要40元的卡圆系

我的西皮最甜③

http://t.cn/EPqkGKd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如果我是一束光,
我会为你照亮前方的黑暗;
如果我是一棵大树,
我会为你遮风挡雨;
如果我是一个影子,
我会默默守在你身后;
如果我是一片树叶,
我会随风飘到你的身边,
听你诉说烦恼。

如果我是一缕风,
我会为你吹走忧愁;
如果我是一只笔,
我会为你保守心里的秘密;
如果我是一朵白云,
我会为你阻挡烈日;
如果我是一只手表,
我会替你数着时间,
等待你再次看向我的目光。

如果我是我,
我会一直在你身旁,
待你成王,为你加冕

祝我们的耀文宝宝生日快乐,麻麻爱你
~\(≧▽≦)/~

你我


不要上升真人×3

5.
丁程鑫早早就去公司,练着昨天教的舞,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带来一个比他高的男生,“老丁,这是陈玺达,新来的练习生,三爷他们还没来吗”“嗯,应该快到了”

“你先带他逛逛,我还有事,先走了”“好,再见”“再见”丁程鑫转身看着陈玺达,陈玺达被丁程鑫看得有点不自然,先开口“你好,我是陈玺达”“你好”陈玺达看着笑眯眯的丁程鑫感觉有点不妙,“你知道我是谁吗”“啊”陈玺达有点懵,什么玩意“你是丁程鑫啊”“切,不好玩。走吧,哥带你看看我们十八楼”“哦”

时间差不多了,刚好敖子逸他们也来了,丁程鑫就把陈玺达扔给敖子逸,自己找老师请假去了。

“老丁这是怎么了,笑得眼睛都没了,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敖子逸看着丁程鑫的背影
“可能吧,我昨天去找老丁的时候好像听到他朋友今天来重庆”
“他叫什么”
“谁”
“就老丁的那个朋友”
“嗯,我想一下,嗯…好像叫什么嘉祺来着”
“马嘉祺”
“对,就是他,你怎么知道的”
“呵,明天有趣了”
“是啊,明天我们有戏可以看了”敖子逸和陈泗旭说着就走了
“他们什么意思”刘耀文拉着张真源
“我记得我们明天会来一个练习生,他也叫马嘉祺”
“真源,走了”陈泗旭扭过头来喊了一声
“好,来了,走吧”
“哦”张真源拉着还在懵逼的刘耀文跟了上去。

哈喽,朋友们,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不是说要带我看看十八楼吗?怎么都走了
整条走廊就只剩下陈玺达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源:泗旭,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泗:有吗?没有吧
源:是吗
泗:嗯,我们先去上课吧
源:哦
文:三爷,老丁好像有叫我们带那个谁看看我们十八楼
逸:好像有这事,你去带他看看吧,我去上课了
文:为什么是我
逸:因为你是小学生
文:就因为我是小学生就要去…
逸:是的,没错,别挣扎了,去吧
敖子逸轻轻的推了刘耀文一下,刘耀文只好认命的往回走

刘耀文回到刚才的地方,发现陈玺达还在那里
“我还以为你们把我给忘了”“额呵呵”刘耀文摸了摸后脑勺,还真忘了
“走吧,我带你继续看”“哦”

台风娱乐

不要上升真人×3




吖:哈喽大家好,我是吖吖,欢迎来到台风娱乐之抓个人来问问题,我们来看看今天第一个会抓到谁呢?
走了一会,眼前出现两个人
吖:哎,前面有人,
前面两位帅哥等一下
鑫:你叫我们吗
吖:对,你们好,我是台风娱乐节目组的吖吖,跟台风娱乐观众朋友打个招呼吧
鑫:大家好,我是丁程鑫
祺:我是马嘉祺
吖:两位准备去干嘛呀
鑫:我们要去上课
吖:哦,今天我们的主题叫台风娱乐之抓个人来问问题
祺:所以我们被抓到了
吖:是的,没事我就问几个问题而已
鑫:嗯,你问吧
吖:第一个问题两位对对方的昵称是什么
鑫:小火柴
祺:阿程
两人对看一眼笑了
吖:(啊,好甜啊)下一个问题。请用三个词形容一下对方
鑫:温柔,大方,好欺负
祺:好看,可爱,帅气
鑫:嗯,你说的很对,不过把可爱换作勇敢更好
祺:(我就笑笑不说话)
吖:(啊啊啊啊啊)咳咳,两人QQ,微信聊天第一句是什么
鑫:小火柴小火柴小火柴
祺:阿程
两人看了我一眼,又小声说话
吖:(啊啊啊我要受不了了)怎么了吗
祺:没事(笑了笑)那个问一下一共有几个问题
吖:五个,最后一个,两位刚才说了什么
祺:没什么,就想到一些好笑的事和他说
吖:是吗
鑫:是的,请看我真挚的眼睛
丁程鑫眨巴眨巴眼睛
吖:(啊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好了,你们可以去上课了,拜拜
祺鑫:拜拜
吖:我的天啊,小狐狸真的好可爱,小马哥好温柔啊[花痴脸]
好了,花痴归花痴,我们来看看等会会抓到谁

【祺鑫】

马丁的《编号89757》里面
丁程鑫推马嘉祺和马嘉祺推回去那个场景,我是这样想的
(截了好几次图都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就不发图片了)

鑫:马嘉祺,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狐狸精了
祺:有又怎么样
鑫:你敢推我
再接 《念念》定妆照拍摄花絮那一段
祺:呵
抓住马嘉祺的手用力
祺: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啊啊
我在外面没有狐狸精,真的,你要相信我

后面丁程鑫揽马嘉祺那一段
祺:别闹了,行吗下面一堆人呢
鑫:我想揽着你,反正要快结束了
祺:好好好,随你,【宠溺脸】
鑫:嘿嘿(祺鑫女孩看见了吗,我才是攻)
继续接《念念》定妆照花絮那一段
祺:切,谁相信啊
鑫:你说什么
祺:我说你是两米高的大总攻
鑫:哼╭(╯^╰)╮
丁程鑫走后,敖子逸走过来
逸:兄弟,我同情你
祺:呵,看后面
霖:敖,子,逸,你居然还敢偷吃我的兔头
逸:我没有,是亚轩
莫名躺枪的宋亚轩
轩:我才没有呢
霖:你还狡辩
逸: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偷吃
马嘉祺看了眼被贺峻霖揪着的敖子逸
祺:呵,同情我?还是好好同情你自己吧

谢谢观看,一切都是我自己幻想的,不要上升真人

你我

4.
马嘉祺收拾着行李,手机传来电话的声音,马嘉祺点开接通后就放在一边“哈喽哈喽,马嘉祺?马嘉祺你干嘛呢,怎么黑漆漆的”马嘉祺拿起手机才发现是视频聊天,坐到床上“我刚才没看清楚,以为只是电话”“你在干嘛呢”“我收拾行李呢,我明天去你那”“你等会把时间发给我,我明天去接你,顺便带你去吃我们重庆的美食”“好啊”

“老丁你干嘛呢”手机那边丁程鑫听到声音抬头看见是刘耀文,就向他招了招手“耀文儿过来,我给你介绍个人”刘耀文走过去坐到丁程鑫旁边,丁程鑫把他搂进怀里,让他看手机“嘉祺,这是刘耀文,我们家族的老幺,是个小学生。耀文儿,他是马嘉祺,河南郑州人,就是那个马泽言”马嘉祺微微一笑“你好”“你好”刘耀文想了一下“你就是那个中国人”“哈哈哈”丁程鑫笑了起来,马嘉祺有点看呆了,回过神来也跟着笑,丁程鑫看见马嘉祺笑了,脸上红了一个度“老丁你怎么了,脸那么红”刘耀文说完,丁程鑫又红了耳朵“起来,找三爷练舞去,等会我要检查”“哦”刘耀文乖乖的站起来去找敖子逸了。丁程鑫看见马嘉祺还是笑眯眯的样子,嘟嚷着“没事干嘛笑得那么好看”“你说什么”“没什么,我跟你说balabal……”马嘉祺看着丁程鑫说有时会应两句

马嘉祺看了眼时间“程程,你上课要迟到了”“啊,我先去上课了,你继续收拾行李吧,再见”“再见”丁程鑫挂了电话就迅速的跑向声乐室去。

马嘉祺看着已经挂掉电话的手机,呆了会然后倒了下去,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门外传来敲门声,“进来”马嘉诚打开门“嘉祺,你是不是疯了,你要是疯了记得跟哥说,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滚,你才疯了”马嘉祺用力把枕头扔向马嘉诚,不过马嘉诚先一步把门关了。马嘉祺又打了个滚,坐起来继续收拾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