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君

星期一打折送要40元的卡圆系

渣文笔

勿上升真人×3

————————————
丁程鑫今天有事耽搁去到公司有点晚,电梯刚到十八楼,眼前就出现一个不明物,是一条狗,丁程鑫眼睛瞪大了起来,手马上捂住嘴巴怕叫了出来。丁程鑫站到电梯的最里边,挪着身子慢慢移动,那条狗也跟着他移动,到了电梯外边丁程鑫立马跑了,狗呆了一下,然后追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狗啊”狗看见丁程鑫叫了出来也跟着叫“汪汪汪”丁程鑫跑到拐角处停下来歇了一会,以为狗没追上来了,扭头看了一眼没来,喘了口气,再扭头看,一条狗蹲在那“汪”“啊啊啊啊啊啊”新的赛跑开始了。
丁程鑫拐了一个弯,眼前出现一个人“啊啊啊,小火柴救命啊”马嘉祺转过身来,丁程鑫就扑了上去,马嘉祺抱住丁程鑫后退两步稳住了身子。那条狗围在马嘉祺脚边转了两圈,“老丁,你怎么了”贺峻霖听见丁程鑫的惨叫声走了出来,“汪”狗朝贺峻霖叫了一声“啊啊啊狗”贺峻霖看见狗呆了一秒然后跑了,狗追了上去
贺峻霖跑着跑着眼前出现一道身影“三爷救我”然后就扑到敖子逸的背上,敖子逸差点没站稳直接趴地上
敖子逸抓住贺峻霖的腿“嘿,你小子干嘛呢”“有狗”“就这么一条狗你就吓到了”狗跑到敖子逸脚边乖乖坐在抬头看着敖子逸,敖子逸用脚轻轻踢了它一下“去,找你自己主人去”狗就跑了
敖子逸颠了颠贺峻霖“狗跑了,可以下来了”“不,你让我趴会,刚才舞才练完,还没休息就被狗追,累死我了”
敖子逸背着贺峻霖走进声乐室,把他放在沙发上歇会

另一边狗跑了之后又遇到了宋亚轩,以为他会像前面两个一样会跑和叫这,朝他叫了叫“汪汪”他转过身来看见是一条狗,“干嘛呢,小爷我忙着呢,没空陪你玩”刚准备走了,就看见一个人,然后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了过去
“文儿,有狗,救我”跑到刘耀文身后。狗配合的跑过去还边叫着。“轩儿,别怕,就一条狗而已”刘耀文的手放在宋亚轩前面,狗快要到刘耀文脚边的时候,一双手出现,“查理,你怎么在这?泗旭呢”张真源把查理抱起来
“张真源,这是你的狗?”丁程鑫贺峻霖两人气势汹汹的走在前面,马嘉祺和敖子逸跟在后面有点心虚?
刘耀文眼尖看见丁程鑫和贺峻霖嘴巴有点肿“老丁,贺你们嘴巴怎么了”丁程鑫和贺峻霖红了脸,有点不自然
“你管不着”“关你什么事”刘耀文看向马嘉祺和敖子逸
敖子逸给了他一个眼神,刘耀文懂了
丁程鑫看见“敖子逸,你别带坏小学生”“老丁,先说正事”两人看着张真源“贼贼歪,这是你的狗?”“不是,是泗旭的”“那泗旭呢”“不知道”“你们找我干嘛”陈泗旭从电梯里走出来手里拿了个袋子“你干嘛去了,怎么可以把查理一只狗留在公司呢”张真源抱着查理问。“我买吃的去了,给,都是你爱吃的”陈泗旭把手上的袋子拿给张真源,抱过查理把它放到地上。张真源接过袋子打开,还真是都是他爱吃的,给了陈泗旭一个大大的微笑“谢谢你,泗旭”陈泗旭对张真源微微一笑“对了真源,你之前不是说想养一条公司吗,我觉得不用再养一条,把查理的名字改一下就好了”“哈哈哈哈哈”丁程鑫几个人大笑起来,张真源急忙说“不不不,我之前是说错了,我不想养一条就公司的狗”“是吗,我倒是觉得公司这个名字挺好的”“不,泗旭,我觉得它应该比较喜欢查理这个名字”“哦,真是可惜了”听到陈泗旭放弃了帮查理改名字,张真源松了口气。“那我们养一只猫”“不不不,泗旭……”马嘉祺看了手表“遭了,快要上课了,等会是裤子老师的课”众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起来

下了课后,马嘉祺敖子逸刘耀文三人鬼鬼祟祟的出了舞蹈室,找到了查理,一人拿出来一根火腿肠?敖子逸
撕开外面那层膜,拿给查理“不愧是伍总的狗,谢谢了啊”“汪汪”“哎 ,小马哥你说为什么我养的狗就那么蠢泗旭养的就那么聪明呢”“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泗旭比较聪明吧”几个人说着 忽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小马哥,我怎么感觉有点冷”几个人抖了抖,转过身去“马嘉祺”“敖子逸”“刘耀文”马嘉祺立马跪在丁程鑫面前“阿程 我错了,我不该让狗去追你的”“你知道就好,给我跪着,晚上说和敖子逸睡去”“不,阿程,你听我说”“这事儿没得商量,哼”扭头就走,马嘉祺站起来追上去“阿程阿程……”敖子逸还看着两人,然后耳朵一痛“敖子逸,你还有心情看别人哈,走和我回宿舍。亚轩,帮我们请一下假”“好”扭头看着刘耀文,“轩儿,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有点慌”小狼崽难得撒娇“文儿,其实那种狗我根本不怕”
“啊,那你刚才”“我那是为了配合你嘛”“好吧”“先别想了,我们看戏去”“走走走”

祺鑫逸霖

渣文笔

勿上升真人×3

一点点文轩
————————————
文轩:欢迎来到台风娱乐
文:我是主持人刘耀文
轩:我是主持人宋亚轩
文轩:接下来由我们来为你们直播马丁,逸霖家暴?
现场

鑫:说,还敢不敢和敖子逸出去浪,去撩妹?
马嘉祺跪在键盘上
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鑫:哼,起来吧。以后还出去撩妹就睡沙发去
马嘉祺站起来抱住丁程鑫,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
祺:我以后不撩妹了,要撩也只撩你一个
鑫:⁄(⁄ ⁄•⁄ω⁄•⁄ ⁄)⁄你今晚打地铺吧
祺:为什么
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又和三儿出去了,
能让你进房间就不错了,别不知足
三儿今晚应该得睡沙发了
挣脱马嘉祺的手,潇洒的走了,留下了石化的马嘉祺
刘耀文走了出来,拍了拍马嘉祺
文:小马哥
马嘉祺抖了一下,回过神来推着刘耀文
祺:走走走,赶紧去三爷那,说不定还能赶上一场好戏
文:不了不了,我肚子已经饱了,你自己去吧
祺:你吃什么吃饱了,算了,我自己去就自己去
文:ヽ(○´∀`)ノ♪小马哥再见

镜头转向逸霖现场
霖:敖子逸,你昨晚是不是又出去浪了,还带小马哥去
逸:⊙▽⊙,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小马哥跟你好的?
不是说好的要保密吗?哼,我要去找他算账
敖子逸走到房间门口,眼看就要到了
霖:你给我站住
贺峻霖走到敖子逸面前
霖:老丁都跟我说好几次了,关人家小马哥什么事
逸:那是……
霖:你别想找借口,今晚睡沙发去,下次还出去浪就……就和耀文儿睡去,我和亚轩睡
宋亚轩放下瓜子,站起来
轩:不行,这是你俩的事,别拉上我和文儿
霖:宋…宋亚轩,你怎么在这儿
宋亚轩坐下来继续磕着瓜子
轩:我一直在这儿,只是你们没发现
祺:嘿,亚轩,戏完了没
马嘉祺不知从哪跳出来到宋亚轩旁边
逸:哟,搞定老丁了?
霖:你别管人家搞定了没,反正咱俩的事没搞定
走,和我回宿舍。我们先走了
拉着敖子逸的衣领就走
逸:哎哎哎,贺,贺,放开。你三爷我还要面子的
贺峻霖一眼瞪过去
霖:你说什么
逸:没没没,我什么都没说,你继续
霖:哼
祺轩挥了挥手:再见
轩:小马哥,文儿呢
祺:练舞室练舞呢
轩:哦,小马哥再见
祺:再见   我现在知道耀文儿吃什么吃饱了

你我

渣文笔

勿上升真人×3

————————正文——————
“先休息一下”老师刚说完,所有人都坐到地上,丁程鑫坐了会站起来去拿手机,刚拿到手机,屏幕就亮了
马泽言? “三儿,你知道‘马泽言’是谁吗”“不知道,怎么了”“没有”好奇心驱使就点了同意
“你好,你是 ……人,中国人 哈哈,难不成还外国人吗”敖子逸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丁程鑫后面
“Σ( ° △ °|||)︴敖子逸,你要吓死人啊”敖子逸无辜的摸了摸头
“老丁,这是谁呀”作为老幺也到丁程鑫旁边
“我也不知道,他说可以叫他祺祺”“会不会是你的粉丝啊”贺峻霖和宋亚轩也站起来走到丁程鑫旁边,几个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着
丁程鑫看了看时间,放下手机“先停了,准备训练了”
说完老师就来了,拍了拍手“休息时间到了,开始训练了”

“时间到了,你们回家、回宿舍的时候小心点”“好,老师再见”“再见”
“你们先回去,耀文留下”“老丁,耀文明天见”
刘耀文看着他们三个人蹦蹦跳跳头也不回的走了,眨了眨眼睛,转过身看着丁程鑫“老丁”“耀文,刚才的舞你在跳一遍给我看”
丁程鑫盯着刘耀文,认真的记下了他跳错和跳不准的地方
手机亮了,看了一眼,马泽言的“还在吗,不在啊,不在还回我,确实哈,已下线,拜拜,哈哈”迅速的点了设置,先隐身,再看他还在不在“下了啊”“老丁”“啊,跳完了?”“嗯”刘耀文乖乖的站在那里,乖巧的不像一个不爱卖萌的小学生
丁程鑫看了眼刘耀文,退了q放下手机,站起来“耀文,你这个地方……”

————————————————
想问一下有人知道小马哥是什么时候来家族的

你我

文笔渣,不要嫌弃哈(嫌弃也没用,我也就这水平)
勿上升真人×3
大部分都是马嘉祺的

————正文————
1.
马嘉祺坐在床上看手机,手机上传来声音:大家好,
我叫丁程鑫……
马嘉祺看过他以前的视频,从被哥哥弟弟宠着的甜鑫到
努力扛下重任的老大鑫。说实在的,他有些心疼,想帮他扛下一切
他找了许多人,终于如愿拿到他的qq号,给他号码的人还说:“千万别跟他说是我给的,不然我会被他打死的,他有一个外号叫‘暴力甜鑫’”
暴力甜鑫?暴力?应该不会。甜鑫?确实很甜
后来他才知道暴力是真的,只不过是对别人
上了qq后,马上发送请求添加好友
“嗯,等一下聊什么好呢?你好 我是马嘉祺。不行,不能暴露真名,不然就不好玩了。那小马?嘉嘉?祺祺?哎,这个好,他应该会说他叫程程。祺祺,程程,
启程还真不错。哎他加我了。你好,你是?我是人啊,而且还是中国人,哈哈……”“弟啊,你是不是傻了,还是发烧了”这时马嘉诚进来了“你才傻了,你才发烧了,还有进门记得敲门”用力把枕头扔向马嘉诚,马嘉诚抱住枕头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没傻没发烧,怎么会一个人自言自语那么久,还是说你在跟鬼或者是妖怪是说话”说完用力抱住枕头左右看了看,马嘉祺满脸黑线,抢过枕头,把他往外推“对对对,我是在跟妖怪说话,他不想看见你,所以请你出去”“哎哎哎”马嘉诚转过身“哥认真跟你说,人妖殊途,你可不能被他(她)迷住……”了
啪的一声,门关上了“哎,你…哼,不听老哥言,吃亏在眼前”说完隔壁传来关门声。马嘉祺坐回床上,可不是一只漂亮的小狐狸吗。“不知道他还在吗。呵,不在了还会回我”忍不住笑弯了眼,小狐狸真是可爱啊

——————以下为对话过程————
                     20:06
橙子:你好,你是   
马泽言  :人啊,中国人哈哈
橙子:……
马泽言:咳咳 ,你可以叫我祺祺
橙子:哦
马泽言:你呢
橙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马泽言:丁程鑫?
橙子:知道了还问
马泽言:[委屈巴巴]
橙子:你怎么会有我的qq号
马泽言:别人给的
橙子:谁给的
马泽言:不能说,我不能背叛别人
橙子:哦
                       20:54
马泽言:还在吗
橙子:不在
马泽言:那你怎么还回我
橙子:……
橙子:已下线,拜拜

—— —— —— —— —— —— —— —— —— —— —— ——

啊,心好累,总是打错字
如果发现错字,小仙女们记得告诉我

祺鑫

假如他们在小马哥进家族之前就认识

程:你好,马嘉祺
马:你好
程:你知道我是谁吗
马:知道啊,炸毛的狐狸(我的小狐狸)
程:马嘉祺,你给我站住。谁是狐狸?谁炸毛了?
       你给我说清楚
马:你看,这不就炸毛了

我们的家长组上演了一场猫抓老鼠(划掉)狐狸追马

123我爱你 (小段子)


张真源正在听歌,陈泗旭走过来坐在张真源旁边,
“张真源,这首歌叫什么”
“123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泗旭,你是不是知道这首歌”
“之前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张真源:泗旭以前不是这样的,一定是被三爷带坏
的,嗯

在舞蹈室的三爷打了一个喷嚏,心想:是谁在念叨
三爷我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贺峻霖亲热

最近心情很丧啊!

sherry46:

我不知道空降那个小孩实力如何?我只知道我看到的修图前修图后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整个体态也不是很好看。也许他是有实力的也许他是有“实力”的。十子和冷圈小姐姐们一起努力创造出来的盛世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加入的。十个孩子从低谷一步步走上坡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忽然来一个空降。我不黑孩子但是狗屠做法太恶心了。哪有等肉煮熟了直接来吃的。苦都是别人的你直接一来就可以上口。换谁谁心里舒服。最近磕糖都没心情的感觉🙄我只能说李飞做个人吧。你推团出来后续很大一部分都是要靠饭圈的。现在因为孩子们大家都还在坚持,还相信,还在努力。等真的累了。没人能够一次次说服自己……到时候就不是现在大家发发牢骚,吐吐槽了。而是直接冷漠的走掉了。🙄

姐姐,我好疼

怪兽本兽.:

狭小的宾馆房间里挤满了人,我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小脑袋,心像被扎漏了一个洞,冷风不断的往里窜,又疼又寒。


 


“姐姐,我们今天可以去哪儿吗?”


 


站在窗边的那个孩子拉开窗帘,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东方明珠塔。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他明明只是一个对未知事物充满向往的孩子而已啊,你又要我怎么对他说出不可以这种字眼?


 


“对不起…”


 


“没事啦姐姐,在这看也很好了~”


 


他安慰着我,可我明明看到了他眼里流露出的失望。


 


突破重重夹击,好不容易上了大巴车,以为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


 


“姐姐,我好疼,我被炮撞到了。”


 


我转头看到了他嘴角的红肿,心里一阵苦涩。


 


“你先忍一下,等到了那就有冰袋了。”


 


“那我还可以吃生煎包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孩子,连这种简单的愿望都变得难以实现?


 


“姐姐答应你,一定让你吃到。”


 


“姐姐,刚刚粉丝攻击我了,她们难道不喜欢我吗?”


 


感觉袖口被人拽住,我低下头,那双眼睛清澈干净,却又充满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无奈与委屈。他是个12岁的孩子,他怕我担心所以选择笑着说出这段话,可我却清楚的看到了他眼角的泪水。


 


“宝宝,粉丝当然都是喜欢你们的,可她们不是粉丝。”


 


结束这一切吧,安全回到酒店就好了,可是大巴在巨大的撞击声中停了下来。


 


“我两次都是在高速上被追尾。”


 


“你这个好疼啊我看看你这个。”


 


“我膝盖疼。”


 


“我头差点撞上去了。”


 


我好无助,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所有人都不受到伤害?可是我好像…做不到。


 


深夜,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觉得自己好没用。


 


手机响起,我接通喂了一声,可对面没有任何回应,我也就静静的等着,直到对面传来隐隐的抽泣声。


 


“姐姐,刚才有人敲门,我好害怕。”


 


我哭了,我捂着嘴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我不想让我的宝宝觉得,身处异乡,身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其实也很无助。


 


我只想让他们知道,


 


有我在。

不要再受伤

love~yourself:

在一个深夜的酒店房间里,一群少年坐在房间一边,有的孩子低着头,有的孩子脸上还挂着泪痕,房间另一边是几个手机,有的手机一直在响,对了,地上还有一个屏幕碎裂的手机,这一切都源于几个小时前。

几个少年正在打闹,正在讨论着今天的训练,和刚刚赢了的那场游戏,突然音乐生响起,一位少年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未知号码来电,少年有些疑惑,接了电话,“喂,你好,”“啊啊啊真的是你”电话那边传来几个女生的尖叫,少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愣住了,电话那边的女生们还在各种尖叫,少年有些惧怕,但还是出于礼貌说了句“对不起”,挂掉了电话,其他几个少年看到接电话的少年有些愣住的表情过来询问,但是这时候另一位少年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同样显示的未知来电,少年因为有些惧怕没有接电话,几位少年面面相觑,决定关掉手机,少年们将手机放到一旁,沉默,不知所措,可是这时候一个已经关了机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同样的未知号码来电,少年尽量冷静下来,按了挂断键,可是挂断后没多久电话又响了,少年十分惧怕,电话铃声还在一直的响,少年觉得手里的手机仿佛是一个怪物,将手机扔了出去,手机屏幕碎裂了,可电话依然在响,几个少年害怕的挤在一起抱住对方,希望能得到点安慰。
电话响了很久,终于,电话铃声停了,少年们以为这
场噩梦终于过去了,这时房间里,寂静沉闷,[扣扣]传来了敲门声,一个孩子通过猫眼看了一下,可却发现一群女生堵在房间外,少年吓得退回伙伴们身边,这时,年龄小的孩子已经因为害怕流出了眼泪,可这一夜依然没有过去……
可是即使这一夜过去了,孩子们心里的伤害和恐惧也很难过去,孩子们也会不解吧,不是喜欢我们吗,为什么要伤害我们呢?


喜欢是克制,你喜欢他的好,他的闪亮,所以你极力向他靠近,却没想到你为了靠近他而伤害了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明星是他们的职业是他们的工作,所以他们即使生病也会努力练习为了呈现最好的舞台,为了让粉丝们高兴,但是他们也是人,在舞台下他们也会一样希望可以出去看看风景,和朋友玩耍……

所以,关注他们的作品,爱他们,但请一定不要过激,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
(说实话,文笔不好,可能有的说法也不是很妥当,只是刷着微博有感而发,真心希望私生不要再打扰他们了,让他们可以自由的做个孩子,自由的成长,我们只要看着舞台上闪光的他们,并真心的为他们喝彩就好了,闪光的地方每个人都会喜欢也会想要接近,但也一定早知道你向闪光靠近,也有可能伤害他,可能挡住他的光,让他的世界变得黑暗,爱也是克制,所以爱他们也请适当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