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谁吖

星期一打折送要40元的卡圆系

不知道应该算是一日游还是一夜游

最近在看《鬼灯的冷彻》然后脑洞大开有了这篇文。
我觉得《鬼灯的冷彻》还是挺好看的,喜欢看动漫的xjj可以去看看
一篇脑洞大开文 
渣文笔
不要上升真人×3

马嘉祺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丁程鑫趴在床上看《鬼灯的冷彻》,走到床边丁程鑫才发现他“阿程,这个真的那么好看吗”丁程鑫这几天都在看这个《鬼灯的冷彻》,一有休息的时间就看,都不和他联络感情了。丁程鑫挪了挪位置,好让马嘉祺上床“嗯,你看这个鬼灯我觉得他好帅啊,好想去那看看”“阿程,他好看还是我好看”“哈哈,小火柴你是吃醋了吗”丁程鑫看见马嘉祺那样子笑了“说,他帅还是我帅”马嘉祺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丁程鑫看见马嘉祺是真的生气了,连忙哄着“当然是你帅,鬼灯只是个动漫人物而已,要说帅怎么帅得过你”“嗯嗯”马嘉祺听到这个答案很开心“好了,睡觉了”“我再看一会,我明天没事”“没事也要睡觉,很晚了已经”
丁程鑫看见马嘉祺又有生气的迹象,把手机关了放旁边,乖乖钻进被子里,眨巴眨巴眼睛看马嘉祺,马嘉祺点了点头,关了灯上床睡觉,马嘉祺和丁程鑫一夜无梦,可是张开眼睛“这里是哪里啊,我怎么感觉这里有点熟悉”丁程鑫害怕的抱住马嘉祺的手,疑惑的看着旁边的景物,旁边的人终于发现了他们“你们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日语)
“小火柴,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也听不懂”只是一会儿,人就越来越多,“鬼灯大人”围着他们的人都让开了一条道,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走到他们面前,后面还跟着一条白色的狗“啊”丁程鑫忽然叫起来“怎么了”“我说我怎么看这里怎么这么熟悉,这是《鬼灯的冷彻》里面的地狱,走在前面的是鬼灯,那条白狗是小白”“鬼灯大人,他们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哎,鬼灯大人也不知道”“是的,不过他们好像说的是中国话”
“中国话?那他们是中国鬼吗?为什么鬼灯大人会知道”小白一下子问了几个问题“应该是的,我之前去过世界各国考察,而且天国有只会说中国话的神兽”鬼灯在说后面的话的时候,脸上一片阴暗。“鬼灯大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一只小兔子从人群中跳到前面,“啊,芥子小姐,这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好像是中国的鬼”“中国的鬼?”小兔子歪了歪头“是芥子小姐,好可爱啊”丁程鑫松开抱住马嘉祺的手,跑到小兔子的前面,伸出手刚要摸就被马嘉祺抓住“你忘了你不能摸了吗”“啊,我真的忘了”丁程鑫回想上次自己忍不住摸了一只猫后浑身又痒又是红点,站起来看着可爱的芥子小姐叹了口气,“阿程你猜我刚才找到了什么”“什么”“你的手机”马嘉祺从衣袋里拿出手机,丁程鑫才发现他们身上穿的是他们白天穿的衣服,不是睡衣。
丁程鑫摸了摸身上的口袋,也发现了马嘉祺的手机“哎,为什么我的手机在你那,你的手机在我这”“我怎么知道”“不知道可以问嘛,人人都有一张嘴”丁程鑫表示皮一下很开心“(ー_ー)!!别闹,要问能问谁”“对哦,嘿嘿”丁程鑫摸了摸头,“那个”“桥豆麻袋”小白刚开口就被丁程鑫打断了,丁程鑫把手机还给马嘉祺又从他手里拿回自己的手机“幸好我之前从法国回来就下载了翻译器,不用wifi的。好了,你可以说了”丁程鑫点开翻译器蹲下来对着小白“哎,它说话了”小白一脸好奇“这个是什么”“这个是手机啊”丁程鑫想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朝堂的年代又解释“这个是未来的智能手机”“你们好,请问你们是”鬼灯走到丁程鑫旁边,看见马嘉祺带有敌意的眼神皱了皱眉毛,转头看向丁程鑫,丁程鑫站起来挠了挠头发“我是丁程鑫,他是马嘉祺,我们是中国未来的人不是未来中国的人也不是,嗯嗯”“来自未来的中国人”“对,来自未来的中国人,也不对啊,未来的中国鬼,哎呀,意思差不多就行”“你呀”马嘉祺溺宠的看着丁程鑫
“未来的?中国鬼?”“是的”“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们睡了一觉醒来就到这里了”“睡了一觉?”“嗯”丁程鑫点了点头。有了翻译器几个人的对话流畅了不少“那个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八大地狱吗”“可以的”“谢谢”一路上只要有不好的恶心的,马嘉祺不是捂住丁程鑫的眼睛,就是把他搂在自己怀里不让他看,直到没有了才放开他。鬼灯说要带他们去八寒地狱看看丁程鑫拒绝了,他们只穿一件短袖一条牛仔裤,去八寒地狱不得冻死“那个鬼灯大人”“是,叫我鬼灯就好了”“那个我想去天国看看”“可以,我刚好要去拿东西”说到要去天国,鬼灯的脸就一片阴暗“他怎么了”马嘉祺凑到丁程鑫耳边小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鬼灯走在前面小白跟在鬼灯后面,时不时的往后看走在后面的他们小声说话,然后对视一眼笑了“鬼灯大人,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我的肚子一直饱饱的”“一直饱饱的?”“是的,明明我什么都没吃”“我也不知道,等下问一问那只神兽”“好”“两位,这里就是天国了”鬼灯转过身来向他们介绍天国的东西
“前面就是那只神兽的地方了”“你们好,打扰了”白泽看到丁程鑫就漂过来“你好,我是白泽,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见过你”
丁程鑫看过鬼灯的冷彻知道白泽的习性“抱歉,我是男的”“男的?”白泽把丁程鑫看了一遍, 马嘉祺瞬间脸黑了,把丁程鑫拉到自己身后不让他看。鬼灯拿了自己要的东西,转身就看见马嘉祺的动作“我从一开始就很好奇,两位是什么关系”丁程鑫从马嘉祺身后探出个头“是恋人关系哦”
“恋人关系”所有人都惊呆了“两个男人?”“是的”丁程鑫从马嘉祺身后出来,抱住马嘉祺的手“在未来,有很多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相爱,我昨天还看见一条新闻,两个男人在巴黎结婚,而且婚礼很漂亮”
“我们的婚礼会比他们更漂亮的”“嘿嘿”丁程鑫亲了马嘉祺一口,要不是有他们在马嘉祺一定会按住丁程鑫加深这个吻,马嘉祺忽然觉得他们好碍眼。“对了,我们给你们跳一只舞吧,虽然你们听不懂”“跳什么”
“编号89757,我记得你手机有下载”“好”
“这是我们的第一只双人舞”
————忽略过程————
“好厉害,未来的舞是这样的吗”小白眨着星星眼“差不多吧,鬼灯大人,我们来照一张相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请问照相是什么意思”“嗯,怎么说呢,就是用一个东西把一个人一件东西照起来存在相片里”“就是这样?”“是的,可以吗”“可以的”“小火柴用你手机来照”“好,准备,3+4=7”“谢谢你们”“你,你们的身子变透明了”“真的吗,我们可以回去了哎,小火柴”“是啊”马嘉祺看着丁程鑫宠溺的笑“拜拜,谢谢你们”“拜拜”
马嘉祺和丁程鑫惊醒过来,门外穿来敖子逸的声音“老丁,小马哥出来吃早饭了”
“好,等一下我们就出去”丁程鑫拿起马嘉祺的手机,相册里的照片告诉他们刚才的一切不是做梦,是真的。他们对视一眼笑了,起床洗漱去吃饭了。这件事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评论(1)

热度(13)